第75章冲破枷锁

“轰”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轰鸣之声、在刘峰灵魂空间之中响起,刘峰灵魂光团瞬间冲破了诛邪布置下的灵魂囚笼。

灵魂囚笼被撞得支离破碎,眨眼之间便化为了虚无,消失的无影无踪,而刘峰的灵魂光团缩小了整整三分之一,明显灵魂受到了重创。

外界控制刘峰肉身的诛邪,在刘峰撞破囚笼的瞬间,脚步一阵踉跄,张口“哇”的一声、吐出一大口血液,失声尖叫道:“不好。”器灵进入了刘峰灵魂空间之中。

刘峰撞破囚笼封锁,在灵魂空间之中变化为人型虚影模样,与诛邪相视而立,脸上露出滔天怒火,毫不犹豫向着诛邪扑了过去。

外界只见刘峰的肉身,双眼瞳孔在黑色与血红色大刀瞳孔之中不停转化,嘴中不停吐出大口大口血液,神情痛苦。

刘峰神情疯狂,对着两女怒吼道:“你们快逃,我撑不了多久,啊。”

紧接着刘峰双眼瞳孔又变成了血红色的大刀形状,脸上露出一丝不屑怪笑道:“嘎嘎嘎嘎,如今的你只不过是泥菩萨过江,自身难保而已,她们逃得掉吗?嘎嘎嘎,本座要当做你的面将她们杀死,嘎嘎嘎嘎。”笑声之中充满了得意与胜券在握之意。

倒在大地的钱凤儿、熙燕见状,停止住了惨叫,钱凤儿绝世容颜之上露出一丝决然之色,怒吼道:“邪魔,休要猖狂,多行不义必自毙。”

钱凤儿话音刚落,双手猛得一拍地面,腾空而起,如同流星,向着刘峰飞去,一掌拍在了刘峰额头之上,娇喝道:“冰心诀,秘术,灵魂出窍。”

话语刚落“噗通”一声、钱凤儿身体倒在大地之上,表情呆滞,双眼空洞,如同一位植物人。

刘峰灵魂空间之中,钱凤儿娇躯突然出现,看着被诛邪打得节节败退的刘峰,焦急的大吼道:“我先缠住他,你赶快控制住自己的肉身,将这邪兵扔进与世隔绝的空间戒子之中。”

说话的同时钱凤儿已经向着诛邪扑了过去,双手死死地抱在了诛邪腰间位置,神情疯狂,怒吼道:“你快走。”

刘峰抽身而退,开口道:“多谢仙子。”说话之时,已经离开了灵魂空间,声音回荡在灵魂空间之中,灵魂则是回到了肉身之中。

诛邪惨绝人寰的尖叫之声、在灵魂空间之中响起:“不。”

外界刘峰双眼瞳孔瞬间变成了黑色,在掌控肉身的一瞬间,刘峰毫不犹豫将手中噬魂邪刀收进了手指之上的空间戒子之中。

刘峰灵魂空间之中诛邪的尖叫之声戛然而止,诛邪本为噬魂邪刀器灵,根本无法离开噬魂邪刀,无法离开武器本身,更无法自由活动。

他之所以能够进入刘峰的灵魂空间,是因为刘峰将之炼化成为了本命武器,生死相依,同生共死,患难与共。

他借助本命法宝器灵能够进入主人灵魂空间的特点,反客为主,霸占刘峰肉身,实在是无耻至极。

只见一道流光从刘峰眉心之中飞出,钻进了钱凤儿体内,钱凤儿神情痛苦,张口“哇”的一声吐出一大口血液。

熙燕此时已经来到了两人身旁,扶起钱凤儿焦急的开口道:“凤儿姐姐。你怎么样了?”

钱凤儿嘴角挂着一丝血迹,强颜欢笑道:“还死不了,只是灵魂被那邪兵狠狠的轰了几拳,如今灵魂已经受了重创。”

刘峰这时虚弱的开口道:“好了,此地不宜久留,如今我们都身受重伤,大家还是跟我一起去闭关养伤吧。”

说话的同时、刘峰抓着两女玉手,身体瞬间消失在原地,向着大地深处遁去。

上千米的大地深处,刘峰开辟出一个简陋洞府,洞府之上镶嵌着几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,将山洞照射的如同白昼,刘峰盘坐在属于自己的卧室之中,一丝神识进入了息壤空间。

白魔瞬间出现在刘峰身旁,“噗通”一声跪倒在地上,老泪纵横开口道:“主人,我还以为从此之后再也看不见你了呢,呜呜呜呜,诛邪那王八羔子卑鄙无耻,我臣服于他实在是无奈之举啊,老奴只是为了保护好息壤空间之中的生命而已,请主人勿怪啊,呜呜呜呜。”

刘峰冷冷的看着白魔,并未言语,心中根本不敢确定这家伙到底说的是真还是假?

白魔见状,抬起头来,擦了擦脸上的泪痕,满脸诚恳开口道:“主人,老奴所说句句属实啊,而且老奴还偷偷找出了对付诛邪那混账东西的办法,请主人您一定要相信我啊,老奴只是忍辱负重而已。”

刘峰闻言急切的开口道:“对付诛邪的办法?有什么办法可以对付诛邪?”

诛邪可谓是刘峰的肉中刺,眼中钉,刘峰一直都未想出一个可行之法去对付诛邪,所以才会如此急切。

只见白魔伸手从怀中掏出一本厚厚的书籍,双手高举书籍,递给刘峰,恭敬的开口道:“主人,此乃诛邪斩杀千宝道人,空间戒子之中,我搜查出来的多宝秘术,其中便有对付邪兵之法,诛邪那孽障此次注定难逃劫数,请主人过目。”

刘峰接过书籍,心中暗道:“多宝秘术?莫非是多宝道人的传承?”前世华夏古国,多宝道人之大名,可谓是路人皆知。

刘峰心中思绪万千,强行将此事先放在了一旁,说出了此次前来的目的,刘峰开口道:“好了白魔,你起来吧,这息壤空间之中可有恢复灵魂以及肉身的丹药?诛邪那混账东西利用我的肉身砍断了钱凤儿双腿,削去了熙燕一大块头皮,此事我必须给她们一个交代。”

白魔看见刘峰诚恳的表情,知道刘峰并未责怪自己,站起身来开口道:“主人,早就为您准备好了。”

说完之后白魔递给刘峰两瓶丹药,一瓶为养神丹,恢复灵魂所用,一瓶为续骨生肌丹,乃是治疗肉身的强力丹药。

刘峰神识一动,退出了息壤空间,将两瓶丹药分了一大半给熙燕与钱凤儿,便进入了闭关之中。

在刘峰闭关的同时,一间装饰奢侈的大殿之中,邪佛雷霸天高坐大殿上方一张金色的龙椅之上,大殿下方跪地上百人,额头都紧贴着地面,颤抖不停的身躯、可以看出众人心中都是胆战心惊。

只见满脸横肉、鹰钩鼻,独眼的雷霸天,勃然大怒,“嘭”的一声拍碎了座位扶手,独眼之中露出刻骨铭心的仇恨,咬牙切齿开口道:“刘峰你这畜牲,先是杀死本座手中第一高手心魔散人,随后又宰杀千宝道人,前世今生,老子都与你势不两立,众位佛仆,可有人愿意前去击杀刘峰?”

大殿下方众人闻言,紧贴在地面之上的头颅贴得更紧了,显然都不愿意接下如此一个任务。

雷霸天见状,独眼微微一眯,开口道:“既然没有人愿意单独前往与刀奴刘峰一战,那么本座宣布你们全部出发,将那畜牲给本座围攻至死,剁成肉酱,不得有误,杀死刀奴刘峰者,从此之后将在我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,成为佛仆之首。”

正所谓“重赏之下必有勇夫”,单独一人他们不敢面对刀奴刘峰,然而人多能壮胆,众多佛仆闻言,同时抬起头来,双眼之中露出炽热之色,异口同声开口道:“遵命主人。”声如洪钟,震耳欲聋。

此时雷霸天已经达到了辟谷期实力,大殿之中众多佛仆也都是辟谷期修为。

众多佛仆,被雷霸天渡化,已经彻底失去自我,雷霸天便是他们心中的神,能轻易带动他们的情绪,实在是可悲可叹啦。

一处书房之中,石开天“嘭”的一声、摔碎了手中茶杯,怒吼道:“来人。”